博乐坊
您现在的位置:主页 > 新闻中心 >

水晶棺造价不菲 用35吨天然水晶制成(2)

作者:博乐坊 日期:2021-02-19 09:10

  的话软中有硬。一拍扶手,大声道:“不,你不能辞职,你是第一副主席,你现在主持中央工作,主席的遗体你能不管吗?你能不负责任吗?”

  更着急了:“叶帅,主席的遗体已经放了3天,我就是舍出性命也保不住了!”

  秘书在耳边说了几句什么,点了点头,是轮到他守灵了。叶帅蹒跚地走出会议室,紧追几步,与并肩,问道:“叶帅,你说遗体还有办法保存吗?”

  “当年胡志明同志逝世时,他的遗体就是停放了3天后才决定作永久性保存的,直到今天仍保存得很好。你可以给孙德胜同志发个电报,请他速派遗体保护小组的专家来。”

  “主席的遗体也要立即采取必要的防腐措施,现在吊唁的人太多,大厅里空气污染严重,我已派人赶制了一只玻璃罩,先将遗体封罩起来。”

  “其实,即便主席的遗体保存不住这也没什么,主席本人就不同意保留遗体嘛!”

  “更是怕有人借死人整活人啊!现在有人要借这个问题发难。”叶帅意味深长地说道。

  “好,好,我马上护送主席遗体去医院,以后请你多帮助。”十分感激地说。

  立即护送遗体去305医院作防腐处理,一面让人给越南发电报,请火速派专家到北京。这天深夜12点,接到打来的电话,越南专家组到了北京。

  这使得长出了一口气。12日一早,去守灵。一见他就嚷开了:“,主席的遗体怎么办?我要求召开政治局会议讨论。”

  已经得到、等老同志的支持,心里有了底。在政治局会议上,任、张春桥、姚文元几个人表演,最后才说:“我现在向大家宣布,经过越南专家组和中国专家的共同努力,主席的遗体已得到了妥善的保护,可以永久保存了。”

  政治局委员们一听都鼓起掌来。昨天还在流泪难过的几位工农出身的政治局委员,脸上露出笑容。等会议厅静下来,当众宣布:“我提议,在广场立即修建纪念堂,安放主席遗体,供全世界人民和我国人民瞻仰。”他的线 保护方案差点陷入僵局

  1976年9月18日追悼会结束后,中央要将遗体转移到一个代号叫“769”的地方,代号取意于76年9月,也就是主席逝世的年月。

  中国方面派出了北京医院院长林钧才等6人赴越南学习胡志明遗体的保存方法。越南方面积极配合,让参观小组实地考察了胡志明的遗体,并给他们介绍了保存的方法。

  在北京,各方面专家成立了“遗体保护组”,以中央的名义请来了北京、上海、天津、广州等地的科学家,还有越南派来的专家,一起开会研究方案。会议在人民大会堂里进行,通宵达旦。遗体保护是以北京的专家为主,先由北京方面提出一个具体的方案。

  北京的专家认为,首先应该考虑液态保存。这是当今世界上通行且可靠的做法,就是一般的医学院校也大多采取这种办法,保存尸体标本。方法是:把遗体浸泡在高浓度的防腐液中,再加上必不可少的周围环境条件。专家说,这是目前技术条件下最可靠、也最可行的方法,当然不能说是最好的办法,因为在液体里浸泡时间长了肯定要变色或有其他变化。

  上海方面的专家首先反对:“毛主席遗容是供广大人民群众瞻仰的,而这种方法会使人觉得像浸泡在水中的标本,群众在心理上怎么接受得了!”

  北京方面又提出第二种方案:气态保存。气态条件下保存的遗体给人的感觉自然,如同生前一样。可难度很大。最大的困难是如何防干保水,不然遗体会变干、变形、变色。

  固相保护,打个通俗的比喻就像是琥珀。就是将遗体用固化物固定起来,这在做自然界小动物、植物标本是可以的,体积都非常小,像人这样大的体积用固相的方式保存,似乎不可能。北京的专家都反对这样做,有的出言比较尖刻。吴阶平急忙用眼色制止,自己发言说:“固相保护的方法从理论上讲很好。但是,刚才大家提的意见也是客观存在,我想听听上海同志的意见,你们对这些缺点有没有什么补救的办法?”


博乐坊

 

版权所有 © 博乐坊